铁墨庭中书

白雪乌鸦

读完《白雪乌鸦》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那场席卷哈市的鼠疫没有刀子般的在心里刻下伤痕。这部庞大的小说人物角色的塑造和迟先生《雾月牛栏》更为相像,裹着一种固执任性而又令人悲悯的人格色彩,令人称奇。这部小说构建,需要历史积淀和生活阅历的元素似乎更多,只是对于人物命运的安排,作为后生看得不是很明白。乌鸦、榆树、教堂、酒馆等这些意象性的环境因子,在行文中隐隐约约地流出悲戚的基调,看得出来迟先生经历了外婆亡故和病魔缠身之后,对待鼠疫带来的死亡有了足够的勇气面对,因为文中除了意象之外,能体会到的感觉都是一种冷静,面对鼠疫的冷静。
或许由于题材的广度、人物众多的缘由,使得小说在人物刻画上少了些生活的真实感,情节发展上也有些琢磨不透的突兀。
希望经历更多的生活再来读这本小说就不会像现在这般肤浅了吧。

评论

© 铁墨庭中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