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墨庭中书

这样一场相遇

我相信相遇是一种离奇古怪的巧合,而相聚却是一种冥冥之中的缘分。

                                                         ----------题记

两年前,我们离开故土,奔向同一个坐标,引出一段难忘故事的开场白,用两个春夏秋冬的语录组成这段故事的脚本。

两年前,我们相遇在夕阳晚照的二食堂广场,彼此投以好奇而羞怯的眼神。我们在这里相识,那是岁月静好的下午,我们从陌生走向熟悉,谈天论地。而后,我们穿上绿色的戎装接受着阳光与雨水的严峻考验,走过骄阳炽烈的九月,我们的肩膀不再稚嫩,我们可以唱出嘹亮的军歌,我们可以叠出整齐的被褥,我们可以踢得出铿锵矫健的步伐!

告别军训时代,我们真正开始大学的第一课!面向高数,面向英语,我们面前有这样可怕的拦路虎。我就在你身边,如果你一直陷于定积分的困惑;你就在我身边,如果你一直陷于GRAMMAR的困扰。我们一起上自习,一起收获秋日的硕果,收获青春的静好。

有时候,感动在那一瞬间。那是秋雨滂沱的黑夜,理学院绘图归来,雨倾如注。我知道是那一群男生飞奔回宿舍,给女生送来了雨伞。我看地见你们会心的微笑,听得见你们温情的声音。那是觥筹交错的聚会,杯盘狼藉之后,那学霸级人物小范喝得酩酊大醉,是那两个徐州汉子抬着,一帮满身酒气的男生簇拥着回学校。那一刻,我们碰杯,彼此谈及人生、梦想。

腊月的年味从爆竹声中传出,在二食堂,我们一起包饺子,做团圆饭。我品尝得出饺子是温暖的味道,跟窗外大雪相反的味道。终于,我们踏上回故园的列车,与2011做一次温柔的告别。

三月的春闱悄然地揭开,古旧的凝冰都哗哗地解冻。在东门开得摄人心魄的油菜花海,我们一起放风筝。那是小雪的素手转着轴线,婉儿姐的风筝放得最高;那是杨宇的大红大紫好的燕子,那是聪哥第三次没放起来风筝了,他正在奋力地“重起”。我听见明朗的呼唤,听见三月的春风掠起青春的波澜。

在北门奎河河畔,有那样一片三角枫林枝繁叶茂。那一年,我们一起参加了义务植树。阳光璀璨的碎片洒满一地,在布满杂石杂草的地方,我们种了二十多株的三角枫,每一锨土都有向上生长的力量,伴着母亲河的河水浇灌,我们和它们一样都要长成参天的大树。

等待下一个雨季,计量着距离分散的余时,我相信我们都会怀着同一种心情为故事烫下句点。

评论

© 铁墨庭中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