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墨庭中书

天空飘着云

一天,就在最近的一天,周部长问了我一个问题你的目标是什么?我用着随意的语调回他,找份好的工作,娶个好老婆,养父母。我再说之前就已经知道他要问的目标不是这种,但我还是这样回答了,很无奈的回答。稻子都快开始出穗的时候,你问它你的目标是什么,它会回答,饱满的稻穗。正如千千万万的麦田杵在原野上,被气节冷不丁地抚摸,最后都杵得一般整齐饱满,我和千千万万个杵在大学里的少年一样,被社会和习惯慢节奏地改造,最后都卖命地工作赚钱,做着自己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
然而,说罢,我仔细地想想自己是没有目标的。从生命伊始一路走来,我在不停地接受教育,躺在农田里认真地看着天空。呀呀学语,大雁慢慢地从天空里消失,阴云变幻,晴暖无常,游鱼一两只地游荡,云朵像一只只潮湿的乌贼对着太阳喷墨;变声之后,用着老汉腔对着天空歌唱,天空有瘦瘦筋骨的芦苇,有煤矸石铺就的一路向北的大路,妈妈坐在云朵上冲着我微笑;再即邻镇,天空飘着蒲公英,斑驳的槐树伸出奇怪的枝丫,一捧捧刚刚收获的棉花混在蓝色的天空里;坐上第一次火车离家以北,蓝色天空里飘着洁白的云朵,正如蓝色天空里飘着洁白的云朵。
等到这时候,才明白教育的历程究竟在人生的四分之一涂上挥之不去的黑色和红色。昨天晚上,我看到了衡水二中的百日誓师大会,我看到在操场上站满了稚嫩的同学,一面面舞动着的旗帜,一遍遍伟大之至的口号,一遍遍振奋人心地撕心裂肺地杀气腾腾地呐喊。我才明白,教育是要编制一套套符合统治的教材,然后把呱呱坠地的孩子加工成一个个标标准准的和谐公民,社会在毛坯的基础上深加工,把每个奇形怪状的思想挤压成方方正正的标准格式。规则不胜潜规则,法制不胜人事,道德不胜权术,尊严不胜金钱,爱情不胜物质。
请原谅我把这样的事实说出来,皇帝的新装确实一缕缕臭味十足的空气。但我相信中国有为民请命的人,有廉洁公正的人,有兼济天下的人,有慷慨解囊的人 ,有为爱决绝的人。
我曾认为陈总是我甚为鄙夷的人,然而现在他却是最有信念的,最成功的人,他家在海南,他热爱家乡,敢说敢做,他有自己的目标。
然而,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们活着的意义?我自己不得而知。我们活着的意义大概是在享受生命吧,用享受过程的感觉回避这一针见血的问题;我们的目标是想能好好地享受这样的生命,尽量地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现实却很难给天下所有人这样的机会,大多数的人在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机械地重复着每一天的过程。
坐在图书馆,黑天空飘着白云。

评论

© 铁墨庭中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