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墨庭中书

矿大冬情

    

绵延交错的山岭勾勒着北方天空粗犷的线条,苍柏和劲松书写着大地上的诗。

清晨的朝阳从群岚的微笑里轻轻托起,晕染着矿大的轮廓。

如果说东门仿汉石壁画是一枚巨型的印章,那么冬日的矿大则是一幅诗情画意的山水雪景图。

端坐的日晷记录着日日月月岁岁年年,十六根史玉柱复古着百年历史的沧桑风霜。而那幢静立的门楼啊,将天南地北的学子拥入心怀间。

镜湖是女子长长的美丽睫毛,图书馆是她扑闪扑闪着的深情眼眸。

从镜湖的湖畔一角信步而行,薄冰反射着温暖的阳光。黑天鹅在湖面破冰而游,伸长脖颈对着天空吟唱。图书馆的钟楼黑色时针指向七点,指向莘莘学子新的起点。背上书包的少年们,穿得像个大胖粽子,走向十二月镜湖臂弯里的图书馆。图书馆是时光老人的手掌,温暖着莘莘学子的小小心房。 温热的暖气使他们脱去了臃肿的外衣,褪去冰冷的脸色,像一个个平安夜的红润苹果。

环校马路是一条刚澡雪过的长龙,甩着湿淋淋的身子,无数的香樟是它优雅的鳞片。

在车水马龙之外,在草坪之间,在枫树林、红杉的队列里,那些寒冬晨读的少年,阳光照着他们的侧脸。在校车停靠站,有序排队的同学们等待着文昌与南湖之间的旅程往返。校园巴士是忙碌的蝼蚁,在长龙的鳞片里穿梭不停。

   而没有约定的,盼望着雪花在冬日里倏地飘然而至,太阳隐匿在迷蒙的天空里和无边无际的浓雾中,香樟、银杏、腊梅、桃李、松柏、玉兰都把冬日银装素裹。那若隐若现白头的大山哟,在二十四个节气里守候着矿大这一方净土。

这雪儿安逸地躺在情侣们的花色小伞上,飘过学子们的头顶,落在行人们的脚下,亲吻了微结薄冰曲曲折折的小河。放眼望去,一片尽是白茫茫的世界了。

   

在覆满雪花的草坪,诗意的少年踩出一串有节奏的脚印,情侣们在雪地上用手指画出一箭穿心, 童心未泯的筒子们,团起雪球打起了雪仗。 三五成群的童鞋啊,绽放着青春的笑脸,堆了一个又一个滑稽可爱的雪人。长发美丽的学姐坐在雪地里摆着pose,等待着另一半给她留影。

   这些孩子们,犹如回到童年在十年前记忆里有着同样的欢声笑语。在这幅山水雪景图中,他们才是舞动的情趣。

   磐石多了一顶亲和力十足的素帽,腊梅花在雪绒花飞舞中分外妖娆。银杏树枝丫都描了白色线条,松柏都披上了大厚棉袄。芦苇白了胡子,细柳婀娜多娇。

  “异军突起”的不显山与励志园两两相望,中通曲径落雪深,似泪痕。鼻子通红嘴冒热气的学子啊学英语颂诗文,那是无限美的韶华青春。

沿着杨柳依依的镜湖大讲堂的外侧漫溯,穿过诗情画意的红门桥,邂逅温情脉脉的情人岛。或蹲或立的层岩叠石也镶嵌上了唯美珍珠,春日绽放姹紫嫣红的桃杏也银花满枝条。

公教区迂回盘虬,宏伟高大的教学楼耸立溪岸,茶吧点缀其间。爱上自习的学霸们在温暖如春的教室里汲取着知识精华,智慧的文字流于笔端。三尺讲台上,老师谆谆教导循循善诱,孜孜不倦地讲述着黑色煤炭的渊源。

在镜湖以北,历史与矿大打了个照面。

巍峨屹立镜湖北岸的拱门,每一块砖石都有百年冬日里沧桑踏雪的脚印。矿大精神在历史长河里永驻长存。

学院楼区楼宇星罗棋布地林立,各学院别具一格又异彩纷呈。在理学院,走上知识的阶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探寻着世界的秘密。在信电学院,高科技的电子设备惹得少年的好奇,创新实验室的机器人扭动着身体。在管理学院,导师讲述着创业者的精神毅力······

玻璃窗外的雪飘着。

那是天女散花,那是繁星落泪,那是精灵起舞,那是柳絮纷飞。

冬季是雨雪纷飞的季节,寒风无倦吹到了黑夜。

一盏昏黄的灯下,雪花就似群蝶采蜜,扑闪着银亮的翅膀。一片片整齐的绿化带铺上了质地细腻的雪绒毯。夜色正浓,千家灯火辉煌,草坪下的绿色灯渲染着来春的景色,记录着过往的寒冬。昏黄而炽热的路灯阒然寂立在黑暗里,顶着晚风,甘做学生们的守夜人。宿舍楼的灯火从窗台流淌出银色温暖的光芒与寒风对峙,等待着朝霞满天的黎明。

从图书馆自习归来的少年啊,紧缩着脖子,奔回暖热腾腾的宿舍;一些霸气十足的北方汉子在西北风长啸的操场跑步健身;恋人们则依偎在一起,唱着暧昧的情歌。

久雪初晴,那轮朝阳从群岚中升起。雪色耀眼,屋檐下的冰凌开始消融,小河也哗哗地解冻,腊梅绽放着无比惊艳的春红。啊,普照大地的阳光驱赶着肆虐的寒风。

如果生命的春天重到,

古旧的凝冰都哗哗地解冻,

那时我会再看见灿烂的微笑,

再听见明朗的呼唤——这些迢遥的梦。

这些好东西都决不会消失,

因为一切好东西都永远存在,

它们只是像冰一样凝结,

而有一天会像花一样重开。

   

评论

© 铁墨庭中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