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墨庭中书

木偶戏

大楼第一层咖啡馆的你窗外枫叶在飘零,湿漉漉的街道我站在马路对面撑伞偷偷看着你。蓝色忧伤的雨滴打湿了玻璃幕墙打湿了我心里。你穿着斜织纹罗曼碎花裙优雅地哭泣,让我占卜你心里的秘密。我轻轻踩出涟漪黑白斑马线画着两颗心,而你右手遮着侧脸怯看窗外我身影。我推开旋转门的力气只能够吻你,钢琴师的指间流动音符是夜曲。提线木偶慢慢地靠近你的呼吸,看你的忧伤我表演一幕滑稽戏。颤颤的鼻翼,扭扭的身体,我提拉脚步做360°夸张转体只想你嘴角可以轻轻翘起。咖啡的冷度绕指间窜入你心里。哦,你左心房的温度在空气蔓延成冰,冻结缓缓飘荡的枫叶和流浪诗人的旋律。你深深的寒冷越来越近,侧过我提拉线的木质肩臂,遁逃而去。旋转门的第四扇域悄悄地残留着你的足音。查令十字街84号挂着一首碎碎的小情诗。每一个字母的弧度都是我木质手臂才能够弯曲,你踮起脚尖看我都在诗里在诗里的每个韵脚里。
大楼第一层咖啡馆的你窗外枫叶在飘零,湿漉漉的街道我站在马路对面撑伞偷偷看着你。蓝色忧伤的雨滴打湿了玻璃幕墙打湿了我心里。你穿着斜织纹罗曼碎花裙优雅地哭泣,让我占卜你心里的秘密。我轻轻踩出涟漪黑白斑马线画着两颗心,而你右手遮着侧脸怯看窗外我身影。我推开旋转门的力气只能够吻你,钢琴师的指间流动音符是夜曲。提线木偶慢慢地靠近你的呼吸,看你的忧伤我表演一幕滑稽戏。颤颤的鼻翼,扭扭的身体,我提拉脚步做360°夸张转体只想你嘴角可以轻轻翘起。咖啡的冷度绕指间窜入你心里。哦,你左心房的温度在空气蔓延成冰,冻结缓缓飘荡的枫叶和流浪诗人的旋律。你深深的寒冷越来越近,侧过我提拉线的木质肩臂,遁逃而去。旋转门的第四扇域悄悄地残留着你的足音。查令十字街84号挂着一首碎碎的小情诗。每一个字母的弧度都是我木质手臂才能够弯曲,你踮起脚尖看我都在诗里在诗里的每个韵脚里。

评论

© 铁墨庭中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