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墨庭中书

获救

 时间悄悄溜过去,壹基金已经成长起来了,李连杰却憔悴了很多。 《公益时报》采访他时问道最喜欢公众对他的称呼是什么,是慈善家吗, 他欣然一笑说:“说什么都是别人对我的评价,我会笑一笑,不会影响我;别人说我住着别墅,还让别人捐一块钱,我还是笑一笑。人们往往是根据自身经历及社会价值观和道德观去评价一件事情”。壹基金脱离了红十字会独立门户,目的可能在于去官方化和政府化。李连杰要让那些捐款者知道钱的去处,帮到了谁,要给慈善事业培养那么一部分公信力。 2009壹基金典范工程结束后的记者招待会,。每一个记者抛给李连杰的问题,都成了投向湖面的石头,无论石头大小,都能让水面泛起涟漪无数。甚至有记者这样问,壹基金的工作人员里有多少党员。我不知道媒体的公信到底有几分,也不想知道。他们是舆论的主载体,他们可以尽情地胡说八道,却不允许别人说一句真话。他们可以尽情地窥视别人的私生活,却不愿意为公益事业做那么一点点宣传。面对媒体的质疑和炒作,李连杰说了一句禅语般的话:"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你有权利基于自己价值观去做判断,这也仅仅是你的判断而已,和李连杰自己没关系,不会因为别人说什么而改变自己的初衷"。 李连杰形象地说壹基金在过去的几年里是在黄灯中行进,壹基金绝对不会去闯红灯,而黄灯的界定在可以和不可以之间,关键在于你的行驶的速度,这样壹基金在走走停停中前行,闯过了艰难的五年。在国外只要公益事业是合法性的,就足矣,不必考虑道德层面的问题。而在中国你必须在道德问题上予以敏感的神经。 前不久陕西蒲城航展上飞豹战机失事,当时战机上有两名飞行员,一名跳伞成功获救,另一名机毁人亡。死者固然成为烈士,生者却被严厉处分。这就是中国式道德。把这一条加之于公益组织,我相信会得到这样的结果。如果国外的公益组织领导年薪是50万,他们的国民不会指责,而在中国如果说李连杰的年薪也拿五十万,那么他早就成国民和媒体诛伐的对象了。壹基金也就可能随之覆灭,荡然无存。

评论

© 铁墨庭中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