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墨庭中书

夜里的小时光

 

               夜晚我捧着一本书 ,躲进了凉亭里。亭里有十盏灯。我选在一条长凳坐下。两边粗大的长藤旺盛的生长着,将亭子染上新绿。

 

 

 亭灯下,数十只活泼的蛐蛐跳跃在我和藤蔓之间。我任由他们欢纵的嬉戏。这立秋后的日子也是分明冒着热气的。否则,这蛐蛐能在 夜

 

里     出巡么?

 

  细腻的蛐蛐声充 赛盏灯了耳朵。仔细地分辨这虫声里有那么一点颤音。这分明掺和着其他的声音。我发现了它——它躲在距

 

我有三盏灯的距离。我慢慢地走近停在第二个灯下观察。

 

           是蝉!

蝉鸣声是从灯的边缘 发出的。清晰,宏亮。白昼的蝉鸣是虚伪的蝉鸣,比不得这夜里的蝉鸣。夜里的蝉鸣清晰入耳,掷地有声。

 

白昼的蝉鸣杂乱无章,不堪入耳。夜蝉或许就是在这个夜晚才获得鸣唱的机会,在黄昏的落景中悄悄地从土里爬出,并且是盛夏的干燥

 

结块的泥土  。

        一只不起眼的蝉扬起薄薄的蝉翼,飞向光,飞向它生命的制高点。

 

曾经一只蝉 在地狱抗争着十几年,暗无天日的艰辛之后,却还与阳光擦肩而过,一日日的过去,它没有气馁, 依旧追求着阳光。

 

于是,想起一个人----释迦摩尼。他在菩提树下苦想四十九天,想到禅。禅是拂去尘埃杂念,远离世俗红尘,远离聒噪喧嚣的生命行走的

 

方式。蝉是以禅的方式度完一生的。“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 。”这就是禅。       

                                                                                                                     
评论

© 铁墨庭中书 | Powered by LOFTER